北新地這地方,晚了領帶都是鬆的,霓虹燈裡是搖搖晃晃的高歌。

本來不期待,但兩個禮拜前致電還能有一席九點半的位置,對三星的弧柳來說運氣不錯。

弧柳官網: http://www.koryu.net/

早了十分鐘,裡頭美麗婉約的和服女將讓我在外頭稍候,這才端詳了會店面,俗氣地想著怎麼沒有垂柳。

晚餐分兩個時段,都是一齊開動。第一輪六點多的都是日本人,九點半還剛好全是外國人。可能有刻意安排。有著裝講究的美國商務人士,兩個法國遊客,也有一組穿著輕便的香港客人嘎啦嘎拉拖著行李箱入場。

女將和一位會英文的學徒負責報菜。很認真在做。

先上先付。裡頭濃濃的湯脆甜的蘿蔔,肥嫩的豬肉飽浸湯汁,凜冬裡的溫馨開場。

茗葉和小瓜類,上頭的白美乃滋醬撒著點末,微酸,和著青菜剛好地清爽。這碗想問哪買的。

弧柳是割烹類,是近代日本料理的演變,早期源於大阪,傳統宴席餐廳的板長出來開業,料理過程都在客人吧台前,偶爾打打嘴砲。可惜這梯都外國人,主廚只有微笑。

一位學徒主管火爐,上頭肥嫩的牛肉好誘人啊。這才注意到學徒是徒手握著超燙的鐵籤面不改色細心翻烤著,後頭放著一盆冰水,不時地伸進去降溫!

修道之人的煉獄啊!  願你早日出師。

遠處學徒忙進忙出,拿了好幾朵花出來,本來以為會入菜,接著又上了十幾個盤子,裝潢起來。

魚庭來了,原來如此。擺飾蠻喜歡的,好似水下生機盎然的水畔芙蓉。

順帶一題那盤白色的是海水。

鮭魚和醋梅醬。女將建議沾點海水吃。甜甜的油花鹹鹹的海水,我愛這鮭魚。

主角鯛魚刺身和車蝦,右邊醃漬鮪魚,深厚的味道和鯛魚的透明口感正好合拍。但最好奇的是左邊那個小號角,會是什麼呢?

打開來是醬燒章魚! 囑咐不必沾醬油。也是,這醬如此迷人,章魚又彈牙。好耶。

本來一直在後場的松尾主廚此刻正在前場試湯。他並不高大,粗壯精悍,握杓的氣勢卻細膩如大家閨秀。先蘭花指拿著小缽,舀杓入內後輕輕沾唇。一氣呵成間都有個弧線,圓舞曲一樣帶韻律感。

看他試湯像場激昂的默劇。歪著頭思索一回,再用了兩匙醬湯,咂咂嘴還是不滿意,再放了幾葉鮮蔬,輕輕握杓細細攪拌,裊裊蒸氣跟著微滾湯頭聲在昏黃的店裡。

割烹就是能這樣跟著主廚轉啊轉,心懸著到底板長的滿意微笑是什麼味呢?

碗物終於登場。超浮誇的碗蓋啦。微微烤脆的河豚卵和海鮮高湯。

河豚卵太好吃了!  熱燙軟綿的內餡和微焦外皮,一口剛剛弄超久的鮮明高湯,怎能抗拒!

冬天日本醍醐味,除了高貴間人蟹,雙手都選河豚雲子。

炸物天婦羅。脆麵衣不黏嘴,裏頭料還是滾燙的鮮。

這道默默地嗑完了,印象不深。

這道有點妙,就是口感嘎滋嘎滋的酸。用了很多蔬果泥和顆粒。不差但有點突兀。

學徒犧牲左手烤炙的牛肉上桌! 烤蓮藕和幾許嫩枝,肥美的牛肉香氣四溢,上頭微甜的芥末醬很搶眼。

弧柳全年定番粥物。清淡,米的綿延香氣稠密地入喉。

甜點是草莓果物撒上花生粉。簡單的收尾。

這一頓是12000+稅,以三星餐廳來說cp算高,英語接待能力不錯,食物蠻喜歡。一頓下來平平穩穩,有些菜記不得,也有些菜貪婪地想回家做做看能不能沾上點邊。

用完餐11點半,我是倒數第二位離席的客人,松尾主廚照著往例深深鞠躬送客。我不會忘記他的虎背熊腰配蘭花指的。

循著御堂筋走往淀屋橋站,旁邊一位身段曼妙的hostess伸手招車。夜深的大阪有著歡場散席的餘韻,明日依然搖搖晃晃地高歌。

 

延伸閱讀

京都米其林三星- なかむら 一子相傳的左右鉤拳

東京神樂坂米其林三星- 虎白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東京米其林三星 - 六本木龍吟 山本征治狂想曲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