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樂坂非常有意思,像是嘈雜東京夜裡一條緩步的詩意。

很喜歡石かわ,但秀樹哥名師出高徒,虎白則是近年閃亮的新掛軸。

冬幕低垂,朦朧的燈裡便是低調的虎白,被招待在板前第一個座位上。

店裡的擺設跟石かわ大同小異,佛像大了一圈,多了分慈眉善目的親切感。

先上先付。酒蒸紅鱸,旁邊櫬蕪菁,出汁鮮嫩,紅鱸皮微鹹一些。

跟石かわ一樣,菜出來都由主廚親自報菜上桌。但這裡廚房規矩比石かわ更鮮明些,學徒們出入們都很有精神地招呼。

小泉先生發現我會說些日語,有些開心,一種發現新大陸的淘氣感。
 

 

揚物。烤鴨肉佐炸牛蒡,兩個都搶眼稍稍失了重點,而且我貪婪喜歡大一點的鴨胸。但還是好吃。

知道我喜歡日本料理,小泉先生比剛剛還熱情地報菜,外頭東京下小雪卻暖從心生。

「今天有松葉蟹喔,」家裡有新玩具要給夥伴玩一樣,「價格會高一點要不要...?」

哪有不要的道理?加了加了。

眼花撩亂啊這是。松葉蟹佐魚子醬蒸飯。濃稠的蟹香足已。

真鯛真丈,昆布出汁。小野二郎先生稱鯛魚是內陸魚之王,名不虛傳,濃厚多層次,細膩蓬鬆的食感。

お造り。主角是比目魚,裡頭是鮟鱇魚肝,配點昆布jelly。比目魚稍稍帶筋,清爽。

旁邊來了一位愛吃的社長,正細細研究酒單,一面抱怨最近壽司店大漲價。

「好吃是好吃,以前只要15000,最近不知道漲甚麼意思的。果然還是日本料理好啊,什麼味道都有。」

備長炭來了,光是其他桌客人得眼巴巴看我這隻香噴噴地烤就夠順心了。

松葉蟹腳。簡單烤個三十秒左右,只為了稍脆的口感,主力還是蟹腳的清甜。大浪沖擊完之後只有回味啊。

小泉先生說你是料理人嗎?不是喔,愛吃而已。

「偶爾會下廚嗎?」

「你們這種店吃多了,總會幻想自己能做嘛。老是失敗就是了。」

「我以前也是啊,我連煎蛋都不會。」他一邊翻弄蟹腳說,「師匠(石川秀樹)慢慢教的。人一定會進步。」

燒物。金目鯛和炸過的玉蔥餅。比較沒印象,但汁味保留住了,玉蔥餅蠻訝異的,內部鬆軟有些可樂餅模狀。

小泉先生20歲跟著石川秀樹開始闖蕩,28歲那年石川秀樹留下了一句:「新店交給你,因為是你,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吧。」
便把本店交給了小泉,把石かわ換到了神樂坂更北邊一點的地方。

帥吧,好像魯夫接了傑克的草帽一樣。

鰤魚、微辣大根佐日式鹹蛋黃醬,有冷盤的意味在。

旁邊的社長問年輕學徒(22)上次那位上城小朋友呢?

啊,學長啊,他現在已經晉升到炸台了。

煮物。燒白子佐鮮筍濃湯。我對白子非常沒有抵抗力,真見鬼的太好吃了。

這道最喜歡。

你看你看。這麼粉嫩的東西。

社長追問年輕人:「你假日都在幹嘛呢?」

「回老家休息去了。」他偷偷喵了眼師傅。

「小泉先生平常都沒興趣嗎?」社長轉移目標。

「料理就是我的興趣啊。」他開心地說,「三個孩子之外就是料理了。」

食事。櫻花蝦配鮮筍炊飯。一開鍋我馬上就問產地,櫻花蝦是靜岡產。

為甚麼櫻花蝦可以這麼香?

好漂亮的顏色。滿溢的櫻花蝦香已經融和在鬆軟飽實的米飯裡了。光這一碗飯就有三星的價值。

大約可以裝個四到五碗,再飽的人都不能屈服於這碗飯。

)

草莓冰淇淋和萊姆jelly,佐的是胡桃醬。比較一般,上次石かわ的豆漿慕斯太猛了。

這一頓加了松葉蟹,一共24400。付錢時毫無遺憾,他已經能和師匠並駕齊驅,我甚至更喜歡虎白一點。

小泉主廚送我出門,我問他為什麼要叫做虎白?

「看到我們店裡的毘沙門天了嗎?虎代表的是他的神使,門前那個掛軸就是虎白了。」

走離巷道進入神樂坂主街,小泉先生如同他敬重的師匠一樣再次回禮。寒夜裡白色料理人的身影依然禪意。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