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食店最愛?石川系列吧。

門口凜然靜謐,但挺舒服的

入門時石川先生正在切魚,仰首打量了我一下,飄然禪意笑了一笑。

有時候無須多言,一家餐廳合不合你,便在一舉手一投足間意味了種種。

日料大師何其多,手握八顆星星的巨人屈指可數(順便說他真的很高)

石川秀樹便是在一連串意外中走到今天的料理巨擘

先付毫不囉嗦,車蝦菠菜佐蛋黃醬

蛋黃醬也太美了,孩子不吃菠菜?先來試試這蛋黃醬。

炸蓮藕根,鯧魚和紫蘇,炸得又脆又滾燙毫不帶老,食器又恰到其分的雅致

吧台共7個位子,三對盛裝打扮的俊男美女(這真的是我看過臉最好看的晚餐)和我,裡面還有個宴席間

石川先生蠻有趣的,渾身散著詼諧的氣息

鱉高湯,裡頭用了些柚子和年糕

一旁的年輕學徒被問到工作的事,

「好像是第五年了吧?」他看了看一旁切魚的石川先生,「今年24歲囉。」

「這麼年輕,我還以為你18。」

「那我呢?倫家也18歲喔。」答話的卻是石川秀樹,一邊三八地裝可愛。

大家哈哈大笑「少來了。」

「快給我去工作!」石川秀樹跟學徒擠了個鬼臉。

我們的年輕小夥子,據他說每天都8點多來,得工作到12點。

石川先生表示不服,說他自己都待到凌晨3點。

お造り,剛剛切的鯛魚

鯛魚能犯錯嗎?好吃。

石川秀樹來自魚米之鄉新瀉縣,高中畢業在古文藝店顧店,想著想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剛好隔壁和食店有人介紹他做學徒。

但他一開始並不是想著要做大廚

「去和食店的話感覺能蹭飯吃。」如此單純的理由

鮑魚、鮑魚凍和芥末,芥末用的嗆,差點把鮑魚蓋過去,魚凍蠻有趣的

裏頭的宴席間一直要秀樹哥進去,接著便是如雷掌聲,每次他回到吧台前總搔搔頭一臉不好意思。

感覺隔壁像太空總署,還以為是麥特戴蒙終於得救了

燒物,烤鰻魚和切成了蝦狀的烤香芋,燒物一進嘴脂香四溢,脆皮上的微苦剛好去了膩

秀樹躡手躡腳摸向門邊,我一臉狐疑看著他,沒想到他居然回了個媚眼。

雪蟹佐蕪菁,裏頭是鮮出汁

螃蟹清甜,那出汁才是神奇,勾著人不住咂嘴,茶也不想喝了想一直記著。

和牛鍋物,切這麼薄進湯裡總覺得香氣跑掉不少也不夠勁,但實際吃起來還是優質啊

一套吃下來,不只味覺,視覺也是協調,我想那精美藝術品般的食器居功厥偉。好的東西賣相得佔一半吧。

鱸魚香蒸食事。秀樹哥親自呈了上來,幫我輕輕裝進碗裡。

「吃不完可以做成飯糰帶回去唷。」可是也太香了怎麼捨得。

超好吃的。多餘的文字就甭寫了,後來在虎白才有更好的,龍吟更被甩了幾條街。

紅味噌湯用大量鮮菇湯葉,誠意十足。

想試試飯糰帶回去味道怎樣,忍痛留了幾口。

甜點黑豆漿慕斯

這真的是太精采了,慕斯滑嫩,豆皮奶油般入喉,襯底的黑豆漿一收,完美的一餐。

回到飯店,那飯糰散發著雋永的香氣,悠悠地沁入味蕾,吃不完的大家也請安心吧。

這樣一套是19000+稅。結帳毫不猶豫是第一次,至高的滿足。

那時是冬天,來到中庭,卻是石川先生拿著我的大衣。

「是台灣人吧?現在很冷要注意保暖喔。」

心情太美了,一蹦一跳走下神樂坂,回首一望,石川先生依照往例等著客人轉過主街才會離身。

見我回首,他深深一揖,感謝貴客光臨

見他多禮,我深深一揖,感謝大開眼界

可以只為這份心情再次光臨。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