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園早已洗盡鉛華,走過百年風華絕代,闌珊星燈裡映著的是遊人木屐不甚熟練的咖咖走過。

山玄茶位於祇園北側,靠近白川,暖燈幽幽地一注傾瀉在石板上。

不同於門口的凜冽清風,裡面擺設溫馨自然,一股老茶匠招待的微醺氣質。

外國客人很少吧。裡頭大家很好奇,像是看有趣的寵物。

前菜酒。

旁邊坐了一對活潑的夫妻,聽到怪腔怪調的日文馬上湊過來問。

先付,昆布出汁比目魚、醋漬柿和水仙海苔

橫江太太聽到是個台灣人,像是嗅到獵物的猛鯊愉悅起來。

「啊啦啊啦,」她奸笑說,「小哥幾歲啊?來玩嗎?」

お椀,蛤真丈,上頭撒了金箔,裡頭再加了烤年糕。真丈充滿海鮮滋味

橫江先生是位內科醫師,在滋賀開業,已近退休,興趣是吃喝玩樂和美酒。

橫江太太則是正宗京都市人,從小住在清水寺附近,各種名勝「都是老娘的遊樂場。」她喝了一口梅酒,「爽啊。」

橫江夫妻儘管坐在板前最外側,妙語如珠犀利又詼諧,逗得全場哈哈大笑,著實把餐廳變成了酒吧歡樂。

不過山玄茶的氛圍本來就不像外觀那樣生人勿近,是輕鬆搖曳的爐邊燈光。

造り,車蝦、鯛魚、烏賊和鰺,旁邊是藻鹽和更絕的胡麻醬。

胡麻醬真是別出心裁,好吃。

橫江太太這時挽著我的手要我猜她幾歲。我很真誠地說58。

她馬上呵呵笑起來,一臉勝利。

「我已經66了喔。」

全場驚呼啊,這真的是駐齡有數!

搜尋結果用胡麻醬真是絕了

鮪魚醬油漬握壽司,漬得厚,鮪魚味少些,也是不賴

橫江夫妻早我一道,橫江先生一直擠眉弄眼:「這超好吃的。」然後一臉想幫我吃。

橫江先生非常喜歡台灣。本名橫江義信,他認真宣告:「台灣人為了紀念我都以我的名字為馬路命名。101前面那條就是。」

旁邊的千葉情侶有點摸不著頭腦,懂中文的一直狂笑。

のどぐろ(赤鮭)味噌漬燒

千葉情侶很好奇駐齡術,橫江太太一甩髮說:「靠杯中物囉。」

何等的瀟灑!橫江先生拍他太太:「簡直亂來。」主廚也吐槽。

這玩意忘了。沒關係,橫江太太拿出手機來了。

橫江夫婦膝下二子,都在東京成家立業,東大畢業可謂人生勝利,還有了可愛的小孫女。

橫江太太很開心地分享他們在琵琶湖畔的別墅,以及上禮拜剛去滑雪的照片(!) 66歲身手還如此矯捷!

她的興趣超級廣泛,每天的行程排得滿滿,日本畫、插花,滑雪連戰五天,只會更激發她享受人生的動力。

這才是她駐顏術的奧義吧!看著她斟酒,不禁羨慕起來。老了就該這麼活啊。

のどぐろ(赤鮭)酒鹽燒,佐醋漬蓮藕根和黑豆。京都產黑豆真是甜美啊。

連來兩隻のどぐろ,卻是完全不同光景,都把那豐富肥美的魚香提出來了。

橫江太太不斷教我料理小常識和各種吃法,還用力拍了我的肩膀說:「別駝背!老了怎麼辦?」

那時橫江太太聽到我在日本工作直接摟肩說:「那我就是你在日本的媽媽囉。」

這麼熱情的京都人! 肯定不是建前吧! 這頓飯太有趣了。

八寸,穴子八幡捲、煮章魚、油菜花,數子魚卵捲和慈菇松風

山玄茶的八吋風味很沉,像老酒溫厚。

主廚問起我在日本還會多久? 回答下禮拜就回家了,不知下次啥時還能吃好料,他笑著說:「希望這頓讓你滿意。」 

這玩意超好玩。主廚找了片吐司簡單弄弄拿上來,當時心裡想原來八寸也開始和洋交錯

結果是石窯麵包佐胡麻奶油。

主廚人很和善,像是個捧著肚子呵呵呵的花店老闆。

強肴,近江牛炸餅和蝦芋炸餅

炸物是好吃,近江牛炸了不可惜嗎?

席間聊到交通,不免來戰個京都大阪。橫江太太覺得大阪人開車太橫衝直撞了很毛躁,該說京都戰大阪不意外嗎?

我脫口而出,這在台灣真的沒什麼。

主廚竟然深深點頭同意;「我有去高雄玩過,這是真的。」全場大笑。

大家是沒啥惡意,只是我有些發窘。哀呀交通安全國人仍須努力。

缽物,蕪菁、銀杏、海膽、木耳,還用了白子,上頭山葵點綴,出汁真是甘甜潔淨。

我突然想到,希望主廚能分享菜單。主廚想了一下不知怎麼做,一旁的學徒抓起毛筆,找了幾張和紙寫起來。

橫江先生抓過來看說:「喔喔,這漢字寫得不錯嘛。這個我會念,叫虧魚」

橫江太太直接拍他的頭:「鮭魚。」

主廚是滋賀縣出身,選自己家鄉的滋賀米煮的食事,想必很有自信。

前兩輪先嚐素味,再用鹽味

主廚還在看菜單,訝異的發現自己學徒字很好看。

橫江先生還在嘖嘖稱奇:「你連英文也會!」

綴梅干

橫江先生真的不太正經,講了個黃色笑話,被它太太狠狠訓斥一頓,滿場客人都大笑。

他們不斷慫恿隔壁客人詰問我這個可憐日語不太精的單身食客,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山椒小魚絲

這道真奇了。在奈良やまむら吃過類似的,這兒調味少些,小魚絲獨特的乾澀味和米飯香很合拍。

這次是鯛絲,淡淡透點鯛魚味,絲狀口感平添不同觀點。

special玉子蓋飯,灑點海苔。

主廚先生問我飽了沒?我歡快地還要,主廚瞪大雙眼像是看到餓死鬼,旁邊橫江太太感嘆地說年輕真好啊。

茶泡漬斟點濃茶,便是庶民貴族都能共享的絕妙茶泡飯滋味啊。

太喜歡這樣的米飯了。整鍋吃完,千變萬化,澱粉真是好東西。

見我吃的香甜,主廚也很開心。橫江太太搶過手機,幫我和主廚先生合照了一張。

太熱情了,我還會以為是大阪大媽。

水物,草莓水柚,構思獨具。

和果子,裡頭是紅豆餡

水羊羹!本以為是夏天才有的聖品,主廚小心翼翼取出玻璃盒,像是捧著聖旨一樣倒過來,這日本和菓子的絕技在冬天的瓷盤上閃耀。

喔這真是太棒了。

還在回味水羊羹的滋味,一旁橫江夫婦戴上帽子準備離開,橫江太太突然想到似的,主動找我拍照。「差點給你溜了。」

這頓很便宜,只要12000,美味飽足兼具,氛圍愉快溫馨,又有橫江夫婦作陪,美食如有好伴相陪,不正是吃的最高境界?

結完帳,兩人切換中文和我握手道別,向全餐廳昭告剛剛說我是他們兒子是搞笑的 (廢話哈哈哈),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吵吵鬧鬧瀟灑離開。

橫江夫妻從相識至今已四十五年,他們牽著手笑談人生,走進祇園燈光繼續享受生命的奔放背影,著實令人羨慕。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