鮨とかみ在新橋,tabelog上人氣很高,星星拿得也穩,鮪魚突先手卷是一大賣點,自然期待。

店在地下室,一到門口看到昨天近藤坐隔壁的泰國情侶(?),昨天不交談的,這下相信是緣分了,很投緣。

「以外國人說,確實很難想像泰皇過世對我們的衝擊有多大。」男生說,「有點像...從小到大的精神領袖吧?」

先付。漬胡麻醬

午餐時段小田將太二廚當家,剃著光頭,玩世不恭的邪氣笑容和淘氣眼神,倒期待他的技藝龍飛鳳舞。

小田先招呼泰國情侶,英文也通,詼諧的語調有些戲弄,但不生厭。

「你要哪個course? 午餐有12000、10000、8000的。」他轉身用英文問我。

人還不多想跟主廚喇賽,於是用怪腔怪調的日文說要12000。

「唉喲?你日文不錯喔?」他擠了擠眼,露出狩獵的亮光。

「不敢當。(とんでもない)」

「とんでもない....誰教你這樣講話的?」他當場噴了出來,搖了搖頭。

比目魚

とかみ的醋飯漬得頗酸,顏色很突出。但先頭酸味一過,回沖的滋味倒挺棒的。

大概就是那種,大人的口味?

烏賊。

入店時早已有位男士在座,小田送上壽司後,轉身拿起一杯小酒。

「阿修(有些不確定),敬你。新婚快樂。」

水針魚,晶瑩剔透。

「恁水某咧?」小田問。

「她跟朋友去血拼了,我就先來找你啦。」

鮪魚赤身。

比起二郎系,醬油漬的更多,味道偏鹹深,提得出一點肉香。

「小哥你咧?你來日本幹嘛?」

「滑雪啊,在苗場。」

「你行嗎你?」

「痛得要死,一直在摔。」

「弱爆了你。」被嗆爆啦。

鮪魚中腹。

幾位中年上班族也進店了,和小田是老相識,一下就很熱絡。

小田嘴上不停,照顧整個吧檯流暢俐落,不顯倉促,只要有空就和老友乾杯。

鮪魚大腹,用了兩層,神魂顛倒。

「你們老相識喔?」中年大叔說。

「阿修嗎?黑啊,我們一起在北海道長大的。一直到高中吧?」

原來如此。唉唷我南島人滑雪機會就少嘛。

車蝦,肉質彈性很棒。

「你根本沒想過這個白癡日後會當上壽司師傅吧?」上班族狂嘴小田。

「真的有點嚇到,以前都會去瞎混的說...」

「屁咧別聽他胡說。」小田面紅耳赤。

平貝,一咬鮮甜脆在嘴裡火樹銀花,貝類汁王!

小肌! 我好愛這魚,如果夏天正好還能吃到新子,冬天的顯得肥嫩,口水都流下來了。

キス,殺了千刀。

馬鮫魚。

小田報菜還是蠻嚴謹的,也願意為我說得慢點。

文蛤。鮮甜一絕。

喔那醬油太棒了。

さば。

旁邊的泰國情侶有點撐不下了,小田笑著說再撐一下啦。

我好想要幫他們吃。

海膽。沁甜啊。

泰國情侶先行離席,想說難得有緣便跟了上去。

「欸你別跑啊還沒上完欸。」

「可以先跟他們拍個照嗎?昨天在近藤遇到,想說有緣。」

「賀啦賀啦去吧。」小田歪歪嘴趕我去。

のどぐろ,鬆軟一些,稍微炙過。

穴子

柔軟蓬鬆得剛好,甜甜地佐上酸味明確的醋飯,蠻棒的。

期待已久的手先突,選用鮪魚少有的深層部位,簡單條切後製成。

 

高湯,煮得濃稠,用的魚碎肉多,濃密的香氣。

傳統的玉子燒,外皮燒得舒芙蕾似的脆皮,帶點焦香。

真是酣暢淋漓的體驗!食物精彩,氣氛熱絡不拘,又有個白癡般的大將,實在愉快。

小田送我出店,雖然狹小,還是逼著他跟我拍了一張,一起露出猥瑣的笑容。

你有打算獨立開店嗎?我說。

「誰知道呢?」他再次露出狡黠的狩獵笑容。「順其自然吧!」

忙碌東京,人們奔走疾行只為在茫茫人海中多那麼一點呼吸的空間。有人找到自己的路,更多的人沒有,於是來這賭運氣。

老友新婚蜜月來東京,曾經荒唐走鐘的年輕歲月,隨著責任加重,一個是愛人,一個是板前,讓兩人都蛻變成熟了(但男人永遠都會很幼稚的)。

一杯酒幾句話,感慨盡在不言中

今年五月,小田將太正式從佐藤博之手中接過鮨とかみ的正大將之位。想起那時兩位老友燈下一杯酒,自覺也該努力了。

 

(後記:佐藤博之離開後自己開了はっこく,目前也是熱門店,以「32貫怒濤般的壽司」享譽東京食界。小田將太的鮨とかみ2018雖然掉星,但依然是東京的優秀店家,繼續努力。

不過話說回來,米其林對壽司的參考度是偏低的,找自己的愛最重要!)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