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神谷出來慢慢走,想說離關店還很久,一面感受住宅區大媽到超市掃貨的有趣景象。

走到店門口傻眼了。

準...準備中? 不是離關店還有一個多小時嗎?今天難道特別公休?

萬念俱灰的我一面滑著手機找接下來能玩耍的地點,一面聽著裡頭老闆在收拾的鍋碗聲。

等會,老闆還在?所以不是公休?那....

不死心的我一面在門邊觀望,正好來了一位男士推開店門:「你們吃飽了嗎?」

嗯?機會來了?

我鼓起勇氣順著門縫看進去,一位太太正帶著兩個孩子剛吃完麵要走呢。

「歹勢,請問今天是?」

「喔喔,好像是湯沒了,」男士爽朗地說:「你問看看吧。」

說的也是,決定鼓起勇氣。

「老闆?請問今天還有營業嗎?」

「蝦毀?」伊藤先生從廚房裡冒出頭來。「一個人嗎?」

「是。」喔喔有戲喔!

「沒有肉囉,普通的そば可以嗎?」

「好好好,太好了太好了,還以為吃不到了。」

一旁的太太也笑著說太好了,兩個小孩傻傻地看著一個外國人拍胸。

老中華拉麵式的便宜價格。

超級民家的慢吞吞氣息,電視正在播樹懶一家人的介紹,整個人都懶起來了。

大意大概是樹懶老爸帶著太太兩個孩子抵抗外敵的溫馨故事。這種帶狀節目太適合在住宅區麵店播了。

伊藤老爹進去煮麵,能特別招待真的是太好了。

そば 550元 簡單的蔥花調味

麵條很親切,線條明確,吸湯不馬虎,高湯和麵條在嘴裡縱橫捭闔。

煮干酸味很顯眼,喜好這一味的人應該會當成聖地。不推薦沒接觸過煮干し的朋友。

並不是以濃稠的煮干配洋蔥當主線,純粹流暢的湯頭加上煮干調味而已。

有些接近台灣以少量榨菜高湯作成乾麵的汁濃麵勁。

伊藤老爹對我很好奇:「哪裡來的?」

「台灣。」

「喔喔喔,台灣客人來的很多。」

「欸?真的嗎?我還以為不多」

「大概十來個吧,」伊藤老爹掐指一算,「進店裡就一直啪啪啪地到處拍照。」

「大家都會說日語嗎?」

「兩個會。」伊藤老爹自信地比出手指說。喂你也記太熟了吧。

不過同胞們為了好麵敢用英語直接挑戰,深感欣慰啊。

「大家好像都是看了電視節目知道這裡的,」伊藤老爹若有所思,「要不然實在不懂為啥大家會跑來這裡。」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欸那你咧?你怎麼會知道我這家店?」

「就聽說有家很好吃的麵店,想著不能錯過就來了。」

「喔喔原來喔,」伊藤老爹有點愉悅。

臨走前想跟伊藤老爹照張相。「想讓大家看看這麼友善的大叔。」

「鼻要,倫家害羞捏。羞羞。」伊藤老爹真的雙手抱著肩膀扭扭捏捏尖聲說。

既然照片留不下來,那就用味道記住吧。承蒙款待!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