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葉在濱松町,是有著傳奇色彩的老舖。宮葉幹男老先生仙逝後,九代目接下了重責大任。

從東京鐵塔緩步往新橋走來,街景從靜謐凜冽的高級距離感慢慢變成小店舖小招牌,人聲越來越嘈雜也更有味。

將近六點,遠處山手線列車鋪嚕鋪嚕地走,宮葉的暖簾一聲不吭,凝視好奇的旅人。

雖說是高級壽司鋪,一點壓人的氣質都沒有,還用不鏽鋼鑄的冷藏櫃,暖色系裝設令人放鬆。

大將見我推門,溫情地招呼,毫無架子。

前菜,安康魚肝。甜味濃,腥味去得乾淨,質地稍稍有點粗,但鮮味依舊。

白身魚造り,取其生猛鮮甜。

清酒。由於絲毫不懂清酒,隨便選了甜一些的。

許多高級壽司店把石材放進檜木盒,光那股搔人的逼格就讓食材不自覺被提了好幾分。在這裡,食材毫不遮掩坦蕩蕩擺著,保鮮膜也很誠實地映著日光燈,沒故弄玄虛。

「少年小樹之歌」裏,爺爺對那些堅持用木桶裝酒的人不屑表示「那些人根本不是在喝酒,是在吸木頭的味道,那乾脆把頭塞進木桶裡吸個飽就好何必喝酒。」

壽司應該是不會啦。

先手不是白肉魚,直接上鮪魚刺身,醬油漬得深厚

中腹。油花偏少,香氣也不錯。

大腹。醋飯偏冷,調味不厚,魚料則都漬得比較刺,但新鮮有力活跳跳。挑魚挑得很用心喔。

ヒラマサ,用稚魚。

話說這種隨著年紀不同而有不同稱呼的魚對壽司新手而言根本無字天書! 果然是拼命繳學費的料理。

ヒラメ 

同桌客人有的是大學教授帶著徒子徒孫聚餐,老師請客! 我的老天啊。

いか

這時一旁有位打扮誇張豹紋風的中年男子帶著疑似情婦來撒幣,八卦雷達自動啟動,想聽聽他[們是不是在聊離婚官司。外國人特權!

カスゴ

小肌。

不知為何,就覺得宮葉的小肌特別漂亮。

車蝦,運氣超好,江戶前產。餘韻好勁。

茶碗蒸。

サヨリ。到現在魚料都是拳拳到肉。不太熟成,就是用魚的生命力告訴你他們被抓上來乃是歡欣鼓舞的。

鮭魚卵。

ミル貝。那種魚貝甜汁又彈又甘美的感覺真美好。

サバ。一直很喜歡這種魚,這次層次更豐富了。

鰹,築地做法。

銀魚

ヤリイカ

海膽。

小柱

文蛤煮。鮮!

穴子,鬆軟可口。

鐵火捲,赤身做的。

江戶しるこ

整頓下來是28000,價格高,醋飯都冷不太適應,但魚鮮生猛有力,滋味脆甜多汁,有人評價築地最好的魚貨都在這裡,我想是真的。完全是挑貨力的正面對決。

大將很和善,聊得很愉快,還和我合影留念。

很多壽司板前都和表面嚴肅沉靜不同,有著爆炸性的嗜好。大將很喜歡衝浪,對他而言台灣最熟的不是台北,而是都蘭。

上代親方過世後,扛起這個大招牌畢竟不容易。女將在收銀台摸索著新來的刷卡機,他默默放下工作,幫著老母親適應新科技。

比起高檔超脫的頂尖晚餐,宮葉有提供午間套餐,一樣技藝高超而且實惠,3000到5000都有。沒時間去築地排隊,這兒強推。

 

(勘誤:之前誤以為大將是宮葉先生子嗣,但現在大將其實是坂井潤先生! 如此謬誤真是非常抱歉!)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