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江2018年在tabelog拿了個金質獎,多年來分數高的嚇人,二星持續了很久。

一直覺得以日本料理來說,二星餐廳比三星餐廳還有挑戰性。並不是說三星不好吃,而是二星餐廳展現的爆發力和個性都太有趣了。

他們毫無顧忌、預算不拘,個性化的料理手法和選材,或許考量不全面,主廚們在乎的應該不是星星,而是全心全意的味覺體驗。

是不是三星,對日本料理人來說似乎並沒那麼重要,我也深以為是。吃漢不應該在意這個。

訂的是晚上六點,店門口抬頭就能望見平安神宮的巨大鳥居。在門前,白川挽了個小髻,優雅地往祇園巽橋捎去風情萬種。

鈴江座位8席,空間挺大,背後還有三間個室,雖說是熱門店,指定個室的話應該還是能有位置的。

雖說內裝簡潔雅致,跟緒方的質樸不同,隱約透著豪氣。

而且放的是爵士樂! 在和食店還真少見。

松葉蟹,整隻簡單處理後淋上鮮美凜冽的蟹香出汁,底部襯著蟹膏和白味噌直接上桌,分量不囉嗦。

一上場就是160km火球正面直擊,如此豪快的開胃菜這是第一次。

淡路產河豚三味。蔥、海苔、柚子醋,好像白雪新融。

鈴江主廚跑了過來,熱情地要大家攪拌在一起吃。豐盈清新的味道流連在舌尖。

吸物,甘雕和九條蔥

高湯取甘鯛魚頭烹煮,鮮味滿出來了。本來不太喜歡甘雕,吃完也能默默點頭。

烤ノドグロ ,能登產。

火候超群! 肉身美味細緻,微焦魚皮酥脆的恰到好處,不會過度油膩又飽含魚脂滋味。

吃完那殘留在盤子上的油脂,滿富魚肉精華,不禁貪婪地伸手劃過沾沾舌頭回味。

又是白子,這次是鹽烤,只用鹽調味。

飽馥濃郁滋味的白子和酥脆烤皮。不過咬下去餡都漏出來了,吃相非常不雅哀呀。

德島產文蛤和京都山城竹筍,用了勾芡的蛤出汁。出汁怎麼能這麼活力十足?完全是文蛤的清甜甘美。

文蛤超棒,幾乎掌心大,肉厚而且超柔軟,咬下去鮮汁歡快的在嘴裡爆發開來。滿滿的誠意啊。

鈴江主廚來自德島,在他的料理中,很多都是德島附近的食材。

15歲開始做菜。家族公務員居多,根本沒人贊成他學料理,少年鈴江在眾人反對下依然決意來到京都從學徒幹起。

先斗町的小店一路奮鬥到東山,那段嚴酷的歲月,在他憨厚的笑容中是看不見的。

看照片本以為是個不苟言笑的頑固系主廚,鈴江四史人主廚其實很害羞。客人問話,一定結結巴巴,努力開心地把食材最精彩的故事傳達過來。

雖然口吃嚴重,但從進門開始,他比手畫腳、口裡熱情的「換桑,換桑!」加上英日語交叉,聽著聽著真是親切可愛。

食事,算是壽司。話說這盤子是明代產? 嚇死我也,還以為日語聽力再度下滑。

醋飯不是一流壽司店的突出,但也不重要,因為想呈現的根本是neta,切得超厚,太硬派了。

右邊是淡路產的鯛魚和赤貝,左側則是大間鮪魚。

赤貝鮮脆到有聲音,滋味豐美香潤! 你開始懷疑,過去吃過的那些真的還能算是赤貝嗎?

鯛魚質地很好,肥嫩鮪魚竟然跑出近似牛排的華麗滋味!

默默嚼著,真不想說話,這道食事再度回映滿嘴滿溢前面七道菜的豐富華美。

草莓大福,好可愛,對吧? 能拿一個回去不知多好。

全場就八道料理,全力紅中直球,旨意明確,就是拿最高級的食材砸你。

質素絕美奔騰的食材、加上豪放乾脆的料理技法,鈴江的料理專注突顯食材不做過多炫技,卻能爆發出味蕾的滔天巨浪。

這樣含稅和服務費是67000,古文物級的價格,但有更多人吃到超過7萬。有位日本食客每個月報到一次,這財力已羨慕。

儘管日本重視季節原味,由於成本考量,餐廳並不一定下訂該季最著名的食材。但在鈴江,你一定能和當季的靈魂相遇。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