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會離開台北來雲林?」再也忍不住好奇心,開口向主廚問了。

留著個性鬍鬚的他是台北人,此刻手下不停,稍稍歪頭沉思起來。

在日本,和食喜歡減法,少做琢飾,首重精準調味發揚素材自身美味,入口像是櫻花因風起,回首卻斯人已去、徒留風騷。

在台灣,更喜歡加法,將濃郁佐料(美乃滋、柚子、蔥花等等)搭配生猛技法例如噴槍、千刀,一口便是三千世界,滿是濃情蜜意,情侶依偎橋畔欣賞漫天花火。

好像太浮誇了?不過料理畢竟不是加了一大堆料就是加分,滿嘴悲催像我國議會的滿街是。

但是花済確實技藝高超,在中間價位的日本料理絕對是高潮迭起。

虎尾是日本料理飽和的大學城鎮,許多人兒「食」回憶的「鄉情」、科大旁用料硬派的「井野」、後起之秀的「木子木子」、「七の一食堂」,甚至燒烤高手「三輪仔」。宮本....希望他加油。

花済六月才剛開,一開始我很懷疑是否太過大膽。事實證明還會再繼續來。

內裝大方舒適,沒有故弄玄虛的無聊,很自在。

和室桌。不確定是不是訂位用,吃飽離開人滿為患這裡還是保留空席。

服務人員很親切。雖然忘了送甜點,相信過久一些會進步的。

吧台有7個位子,可以好好欣賞魚貨。

花濟的魚貨很吸引目光,不知為何,大概比其他店更有活力,進貨很有實力喔。

兩位主廚分別打理內外場,(內場似乎還有一位幫廚?)都來自政商交易頻繁的台北三井料理系統。

點了500元的菊套餐和320元的特上壽司,完全超出預期,先從菊套餐吃起。

菊套餐的生魚開胃菜。甜蝦很優。

套餐第二棒的柳川豬肉鍋,洋蔥醬油和柚子絲簡單調味。

豬肉很棒! 肉質肥嫩帶勁,調味偏樸素,可也太精準! 完全讓豬肉的美味凸顯出來。

沙拉很好看,而且質量很高,找不到蔬菜梗有時的苦味。和風醬一樣只是畫龍點睛,讓蔬菜水果的清新爽脆說話。

這麼舒爽的沙拉很少見了。

鮭魚壽司。日本喜歡把魚肉切絲成捲,這裡則用了加法,把鮭魚嫩肉帶點空氣蓬鬆包成小飯糰,美乃滋主調。

很好吃! 不只是美乃滋,米飯的品質和飯糰都不會黏膩,對細節的要求很確實。

炙燒魚肉。人家說色香味,烤得這麼好看也是很不簡單。烤的是外酥內香,魚肉保持彈性,把精華鎖在富有油花香氣的魚身內。

仔細偷看內場,主廚動作利索,送餐都是小車快速推出來。外場則是盛好盤再按個鈴鐺,叮叮聲不絕於耳。

天婦羅,地瓜、炸蝦和青椒。麵衣不厚,不帶油,中間還能吃出食材本身的鮮味。

高手和一般的天婦羅就差在食材鮮味剩下多少,很多都只剩下炸麵皮的鬱悶而已了。

我想到東京的近藤。當然不能比,可是那裏花了5000啊! 這樣的價格能吃到如此水準,實在很感心。

鮭魚味噌湯真是套餐最大亮點。味噌香、鮭魚味和油脂多寡的搭配時常失衡,要嘛魚味過重,要嘛味道足了卻太油,更常見是魚骨頭太多。

這碗真是圓潤的沒話說。

茶凍。不甜,收尾剛好。

這樣的500元菊套餐顧到美味,還能讓一個成年大食男子8分飽,很滿意。

特上壽司320元。這盤實在是台系中價位壽司的好模範。

左邊那排從上到下是鮪魚、花枝和干貝。干貝甜嫩鮮三拍子、花枝被姊吃了不過評價是「很新鮮」、鮪魚更讓我驚訝,絕對不是解凍貨,瘦肉的香氣和細緻的美味充分展現。

中間從上到下燒ぶり (青甘)、烤鰻魚 、カンパチ (紅甘)和油花適中的鮭魚。噴槍火候燒得恰到好處,充滿油香氣又不失素材獨特美味,只有點頭和大嚼不必多言。

最後右手那球是烤比目魚壽司,在日本已是老面孔,選用肥嫩的比目魚鰭燒製的是第一次,味道跟初戀一樣美好。

這一盤吃完,花濟是中價位的頂尖水準已經毫無疑問。

別人點的炙鮭魚壽司,看那油花和厚度,太療癒了。

如果覺得太貴,也有100~150之間的選擇,諸如鮭魚炒飯和各式丼飯。

沒有拍菜單,但從套餐的水準來看,炸物丼和生魚片丼應該也能放心享受。主廚技術可硬派的很。

一位阿伯穿著拖鞋趴趴趴靠在吧台上擋在送菜口想跟老闆喇賽,抱怨他的兩位妹仔沒位置生意也太好。

我說大哥,你不覺得送菜口很忙嗎?要裝熟也等人少一點。

結帳很滿意。或許今晚剛好是花濟魚貨和技術都封頂的一天可遇而不可求,以中價位而言竟然能在虎尾有這水準,激發了更多的好奇。

主廚處理完一盤握壽司,像是鬆了一口氣,悠悠地回答了問題。

「有很多很多理由。」他眼神像是月下江邊一孤舟,好像把很多都留在了遠方。「我不喜歡大城市。」

 

 

延伸閱讀:

我的日本米其林星星日記

全日本150碗拉麵修羅路

    文章標籤

    壽司 雲林 ㄖ本料理

    全站熱搜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