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不到全日最難訂的鳥しき,又不想試試徒弟おみ乃、分店おかど、鳥おか,就來吃完全不同風格的老店とり喜。

江湖有傳言,自從分店和弟子獨立店一間一間開之後,池田義輝主廚在鳥しき失去大量堅強後盾,品質極其不穩,只能期待菜鳥弟子們速速跟上。

剛好有理由安慰訂不到位的自己?

錦系町常來,一整個很適合下班喝酒。早到15分鐘,坐在外頭休息,看著家居便服的老闆坂井康人正在備料。話說回來,店裡一位青年應該是他兒子,因為長得也太見鬼像了!

開業時間晚了五分鐘,信步入店,上班族們大概還在電車上抱怨上司,只有我一個。

英語菜單,標注黑點的是omakase的12道料理,其他通通可以另外追加,也有一些寫在黑板上的當日限定貨。

黑板上今天有進剛好有我最有興趣的提燈!(ちょうちん,在菜單上半部倒數第四個)。大家來燒鳥店,一定要點。

一個手滑就多點了きじ丼,接著坂井少爺乘勝追擊,強力推薦自家沙拉,說是最有人氣。唉唷強迫症又發作了,點吧點吧。

在壽司店最愛看neta躺在木盒裡,燒鳥店就是蔬菜們豐富可口地堆滿冷櫃裡。我好喜歡這種哈比人滿滿食物倉庫的溫馨感。

坂井主廚不苟言笑,對應也很簡短,用冷漠好像也不為過。

話說回來,所有日本料理裡面主廚在營業時間最忙最血汗的肯定是燒鳥店。主廚們一面吸入致癌物質,一面忍受滾燙烤爐死盯著12位客人火候不同順序不同點單不同的串燒們,能不爆走已是專業! 佩服。

桌上那張小白紙就是今天的客人名單,我一直很擔心會不會掉進烤爐裡燒了。

旁邊的長盤平常是堆滿的,做好一支就裝一盤送出去給客人自己接。

第一棒,さびやき,雞胸肉

雞胸肉最容易乾柴,主廚簡單烘烤出脆皮,裡面維持近乎生的狀態,抹上山葵。

山葵夠嗆,但嗆辣過後,餘味和保持柔軟的雞胸和微焦苦外皮一合拍,形成層次豐富的好味道

吃著吃著,上班族們紛紛逃離電車上的煩悶,脫下外套和壓力,馬上點了四五瓶酒來配串燒吃。

傳說中的沙拉出現了。新鮮番茄和雞胸肉絲,和風醬點綴。

電話響了,是香港來的海外電話。「叫他們透過飯店訂位。」老闆忙碌中要老闆娘回覆。

すなぎも,雞胗

真正意義上的彈牙! 口感爽脆,毫無腥臭。

小玉蔥和 かしわ(雞腿肉),

小玉蔥很好吃! 一咬下去直接爆漿,香甜嫩滑。

大根おろし。

非常嗆辣的版本,意外解膩。

万願寺とうがらし(辣椒豆)

老闆很擔心地問我知道怎麼吃嗎? 就是扒皮後抓裡頭豆子吃。不過不知為何,坂井少爺一直以為我沒吃完沒來收。

かわ,烤雞皮

外皮烤得脆,裡面可沒失去膠質彈性,保持著油脂香氣和軟嫩口感,美味!

ちぎも,雞肝

這道肯定最多人卻步。如果敢試,濃厚的肝香和綿密軟嫩會給你驚訝的反響。

過場用蔬菜。

つくね(雞丸子)和小茄子

雞丸子簡單烘烤,保持內部稍微生的原汁香氣,點綴其中的雞軟骨提供了齒舌間的驚奇,喜歡!

鵪鶉蛋和椎茸

鵪鶉蛋稍微熟一些。據說最厲害的是接近凝膠狀、濕潤如蜜的半熟狀。經驗還不足不知是否是最上品,還是夠滿意。

椎茸不辜負期待的好。

 ​​​​てばやき,手羽先雞翅

坂井少爺親自扒了隔壁客人的份給我示範怎麼吃,真是五味雜陳。難道是因為吃相難看堪比嬰兒?

番茄

老闆和客人聊到最近要去上海開店,之後大概會暫時休業去料理事宜。

ぎんなん,銀杏

終於等來傳說中的提燈。黃色的是雞卵管中還未成形的蛋黃,一口咬下破開,濃郁的溫暖滋味在嘴中橫流,縈繞心神。

如果到燒鳥店當天有貨,一定要點。

きじ丼

反倒沒期待中那麼令人驚艷,大概覺得不夠濕潤? 上頭的烤雞還是挺好吃的。

雞湯。簡單用鹽調味,是那種低調的香濃。

臨走前老闆問我知不知道台北也有分店? 是知道,而且下次想去試試。他滿意地點頭送客。

這樣一共8500元左右,做為高級串鳥店初體驗印象不錯,而且腦中第一個浮現的詞就是cp值! 技術穩定且份量滿意。

用餐時間很長,至少留三小時保險。

雖說預約不難、地理位置甚佳,心中似乎有把火被點燃了。看來接下來要繼續挑戰其他路線的好串鳥店囉。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