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上飯店是東京老牌飯店,隨著天婦羅越炸越厲害,反而轉職成為天婦羅的知名品牌。其中還練出了兩位東京天婦羅大手: 近藤文夫和深町正男。

之前吃近藤,一路沒啥波動、後盤有些膩口,還以為天婦羅大概就這樣了,直到吃了名古屋にい留才再度重拾信心。

神通廣大的arry創辦人跟我說如果在東京吃天婦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深町,因此對於這間東京名店也越來越期待。

京橋一帶的大樓特別高聳,用大財閥商社的傲慢和權力膨脹而成,壓迫每個小角色快步走過凜然的冷峻街景,沒有靈魂、都是為人打工。

所以深町的暖色系布置和像孩童般淘氣的手寫文字這麼有人味,心情一下就放鬆起來,不像許多餐廳得先營造出對決般的肅穆氣氛。

午餐12點準時開飯。深町一共有三種午餐組合,A餐車蝦+野菜+白飯8000,B餐就是A+丼飯類10000,C就是B餐加海膽。選的是最多樣的c餐

蘿蔔泥、鹽、檸檬、醬油,經典組合。

深町老師傅應該正在訓練長男接班,掌杓的長男手法熟練、下鍋俐落,老師傅只用專注的眼神欣賞著成材的長子一步步承擔責任。

話說回來,深町一家人男丁都相貌挺拔! 長男走的是溫和敦厚的沉穩暖男路線、深蹲內場的次男則是有著高挺鼻樑線條瀟灑的帥氣小生。老師傅選擇穩守中路,用睿智的斯文眼鏡展現多年的智慧與氣勢。

你看看,生個帥兒子接班還能分屬性,擺明要全吃熟女市場,領先業界?

蝦頭。不太刮嘴,酥脆可口。

老師傅人很親和,報菜願意用英語,活到老學到老啊。

車蝦a,沾鹽

車蝦b,沾醬汁,麵衣吃起來比想像的更輕鬆

初芽

蕗の薹,就是款冬,在にい留享用過風味濃郁、苦味調和極佳的出品。深町則是並不爭鋒,苦味和麵衣都淡泊,清風掃過只留餘韻。

きす,外酥內香,肉質依然保持適當的水分!

吃到現在心裡已有明瞭。雖說和近藤師出同門,近藤味濃口感厚重,深町則是以輕柔淡雅的胡麻油香引出食材風味。

うに

山之上時期就有的經典名菜,紫蘇葉包著海膽入鍋,胡麻油香並不喧賓奪主,保持住海膽的近似果甜和濕潤,美味!

多汁鮮甜! 清新的冬筍。

帆立貝

空豆

很奇妙的食材就是,筆墨難以言狀。

蘆筍

深町的蔬菜類都炸得很迷人,因為風格輕盈風雅,吃起來舒服。

穴子,稍稍熟了,風味依然濃郁。

平常都點醬油漬天丼,這次選茶泡丼,剛好收住

抹茶冰淇淋

這樣是13000加稅,儘管即將要回台灣手上現金很緊,還是覺得點c餐很值得。

服務親和、技藝精湛,而且吃得舒服,是天婦羅全然不同的路線,果然是東京頂尖名店,受教了!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