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絕傳子不傳外人,這總該是京都某些家族該有的家規吧?勝者為王敗者連寇都不是的帝城京都啊。

有些料理能做到令你念念不忘,幻想著做得出來,我也能一生榮華富貴了。なかむら有這本事。

店在御池通旁,隔壁就是柊家,外觀深厚底蘊,昏黃矮燈悠悠地輕語,映著暖簾後的雨後石階。

中村家族早年是提供京都的蔬果魚販,後來自立門戶,從此屹立不搖。

女將早已伏在玄關等候,領著我們穿過大小穿堂。

夜已深,可惜沒能深探這意境深遠的庭園。

第一手天元我下就是了。

京料有些棘手就是很多料亭兩人起訂。諾大廳堂,總有些不習慣,總覺得維新志士會持刀殺出來。

先付。時蔬夠鮮,出汁做的jelly,禪寺裡的一注清幽。

啊。右鉤拳先來。食器很可愛,小公主一樣。

名菜之一: 白味噌雜煮,なかむら 傳了六代一脈單傳一百餘年的私房做法,不用出汁,裡頭一顆軟嫩q彈的微烤年糕。

據說連地下水都挑得嚴苛,絕對名不虛傳!極其迷人的滋味,滾燙宜人,一點芥末帶出白味噌的滑順甘甜,

一點雜味都沒有的純淨。

過了兩年,我還在苦思要怎麼說那是如何令人神魂顛倒。如果贏家就能在京都喝這碗湯,換我也燒了本能寺。

お造り。內陸魚王鯛魚,用上了烏賊和鮪魚。pk戰射門進了,比較基本。

吸物,出汁清淨高雅,中間野菜擺得畫龍點睛。

八寸。日料最美的就是八寸了。即使是了無生機的冬日,繽紛溫婉的盛盤依然賞心悅目。

揚物。雲子揚出豆腐。冬天的雲子誰都不能阻擋。

左鉤拳來了。乍看食器有些笨重渾厚,大頭足輕?。

名菜之二: 酒燒甘鯛。不去鱗,低溫酒燒,鹽漬過的甘鯛肉,入味很足,滿是酒香,但也不稀奇。

女將特別交代要留下魚骨魚皮,後面才是神奇的時刻。

女將會把滾燙的昆布出汁倒進碗裡,魚鱗魚骨上的脂美鮮味全部融合在湯裡,喝一口,接著大浪襲來,渾身爆衣。

這真是太好喝了。有個中國食客說,味道化成了匕首,抵著腰間輕聲說:「快買機票,我還要去喝一口湯。」

誇張嗎?不會。 用文字駕馭美味這事本來就很瘋狂,但有些逸品不寫會內傷啊。

食事。沒啥重點,上一碗湯刺激太強了。

甜點非常簡單,有些失望。但也無妨。

中村主廚矮小厚實,站在門口送我們離開。剛下過雨,

なかむら大多數中規中矩無功無過,但有兩道料理,絕對能扛起中村一家百年風光,閃耀京料理。

 

延伸閱讀

京都無須米其林- 三芳 孤高的肉懷石

京都北大路- らぁ麺 とうひち 水寂清幽的京式美學

大阪米其林三星- Fujiya1935 未完的佛朗明哥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