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第一顆米其林星星是什麼樣子? 我的話,是詭異的酒、舒服的鍋和破手機拍不出來的美麗蒼穹。

這兒是鴨川,雖說比起世界其他各大美城的河川景致並不會特別震攝人心,觀光客們還是喜歡在納涼席上看人跳烏龜,感受悠悠風情。

話說回來,再往深一點走的鴨川可是砍頭刑場,普通的觀光客應該不知道吧?

那天沿著鴨川散步準備回大阪,突然不想吃拉麵,小菜鳥看看手頭似乎有些寬裕,俗話說人有錢講話大聲,腦中一個想法就跑出來了。

去摘第一顆星如何?天氣這麼好,配好吃的一定很棒。

鳥彌三是百年老店、坂本龍馬愛店,以水炊雞肉鍋聞名。這天沒有預約,運氣很好人家願意讓我入店。

小時候讀維新歷史和神劍闖江湖,都不太懂維新志士和幕府之間為什麼要搞得那麼悲壯,直到來到京都,才知道那種危機肅殺感有多強烈。

每每經過先斗町和木屋町巷弄,幾乎貼胸的路邊跟屋瓦上似乎隨時有對手,要嘛新選組,要嘛維新志士拿刀下來砍你,這時候更佩服龍馬了。

大概就是...還敢下來吃火鍋啊,龍馬?

大概是因為他喜歡帶手槍吧?

雖然進了店,沒預約還是吃不到烤雞,有火鍋也夠了,先上簡單的小八寸暖暖胃。

八寸普通,也不是太美,比較有印象的就是魚卵。

由於「錢都花了那就砸大一點」,於是選了一款日本酒。女將拿上來時還讚嘆了一下特別裝在小冰桶的用心。那時候還菜嘛

沒想到我還真跟日本酒過不去。選的這一款跟鍋物完全對不起來,滿口都是酒的苦澀味,蓋過火鍋本身,害我兩三年之後才讓緒方師傅幫我選日本酒。這是後話。

上了前菜雞肝,滷得不錯,喜歡滑嫩口感,柚醋調的喜歡。

每桌都會一位女將專職服務,細手精活、身姿婉約,她們挽住袖子的溫婉笑臉才是鴨川上最......好了!

每道菜的料理一手包辦,就算是近乎色盲看不出來肉到底能不能吃也不必擔心。

而且火候拿捏不錯,盛的菜品都保持住鮮度活力,不老不韌。

先手跟我吃拉麵一樣先喝純湯,只用蛋和鹽稍稍調味。說是煮了三天三夜,能感受到膠質和滑嫩入喉,但京都人就愛平淡中品風味,總覺得搔不太到癢。

後面就是一碗一碗幫你處理起來,雞腿煮得剛好,嘴下不停,眼神倒是慢慢飄向鴨川上。

那時候第一次吃這麼貴的店( 年輕人啊你以後才要燒錢呢這是個坑啊) 竟然把每一碗都拍起來了,大概以為各個有名堂,萬萬不可錯過。

幾年以後拿出來才知道根本都一樣,跟整形亡美一樣。不過為了給大家掂掂鍋物分量,還是放上全部照片,以下全部加起來就是我吃的東西。請大家一起陪我傷眼。

第二碗

不知道為什麼拍了這張,難道是看我的齒痕嗎?天啊。總之是第三碗

第四碗

我大概還記得自己的心情:「米其林星星不是應該要讓我渾身爆衣嗎?」 

第五碗

再來一次火鍋全景,意義不明,你看看你還把隔壁桌中年歐吉桑的屁股拍進來幹什麼呢你是對人家有非分之想嗎你這個南島人?

到了終盤,跟許多火鍋店一樣用雞肉粥收尾。粥品很不錯,但也就這樣了,還是打不太到心裡期待的那顆引信

甜點果物。此刻已近傍晚,遊人如織的鴨川慢慢點起燈火,結帳出門,這樣一餐是16000。

吃完了挺舒服的,只是一樣是溫和平淡。它似乎希望你能在笛聲中聽見春暖花開,然而自己似乎期待料通火、湯濃郁的炊鍋大餐。

似乎不想讓錢白花,只好點點頭,歪起頭來一邊覺得自己好像嘗出了什麼故事,然後笑稱自己舌頭不懂。名句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應該也有哪句是在寫食物的。

其實就是很遺憾不是自己喜歡的店家而已,水準還是不錯的,跟米其林星星的標準沒有關係。

話說回來,那天的鴨川真的很美麗,或許這16000就是用在整整兩個小時欣賞藍天白雲悠悠的吧!

然而我沒發現的是:

 

這是燒錢亂吃的美食癮頭的開端啊啊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水炊鍋 日本料理 京料理

    全站熱搜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