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概覺得在東京東北不夠,每個通勤路線都要有據點,於是把觸手伸到南側的蒲田來。

煮干做成沾麵! 嗯...感覺挺緊張的。

沾汁的印象就是濃縮加重,濃厚煮干系的名店也吃了不少,伊吹、イチカワ印象都很不錯,但都是拉麵,做成沾麵會不會苦酸味強得過剩?

月曜夜未央吐槽蒲田是個亂七八糟的不夜城,舉目間居酒屋小酒吧拉麵店真的挺多,奇形怪狀的人倒是沒有。

大概是時間還沒到吧。

宮元店員跟一燈一樣多,由於座位動線有些瑕疵,外場再一位店員協助餐券和拉椅子,相當熱情。

麵不會等很久,哼個小曲就來了。

つけ麺並盛(200g) 830元

視覺上大概就是簡樸版的一燈。好在意煮干沾汁會是怎麼樣。

冷製叉燒,一樣強調豬肉的咬勁,肥肉只帶一點,用來補足脂肪的甜味,風味在細嚼慢嚥中緩緩滿足。

 

似乎比較喜歡一燈的叉燒。

麵條跟一燈的一樣,那種飽滿豐潤的口感和煮干沾汁會是怎樣的組合?擔心的事會出現嗎?

第一口,恩,一燈的沾汁底很明顯,煮干風味再添上去而已。黏度很好。

小魚干標誌性的苦味還在,又加了豚骨和雞骨的甜味融合。因此比起前述兩家用洋蔥修正苦味的煮干名店那種又苦又愛吃的抖M煮干中毒,宮元比較像趣味性的加了點煮干。

這樣做的效果挺合大眾,迫力也夠,只是吃到後來,欸?怎麼煮干好像無力了,苦味是在,卻吃不到那種在喉間的餘韻,又跟豚骨雞骨雜在一起。

是好吃的麵,但煮干對我而言還是拉麵比較喜歡吧。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