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定是在作夢。隨我夾呵呵呵呵?」

「這300塊呵呵呵?」

「太荒謬了呵呵呵呵。」

我們站在宛如火災現場的煙霧中望著彼此朦朧的臉,用近乎飄渺呼麻的空靈語氣傻笑著詰問彼此。對,這裡是荒謬的生肉,一切從你進門開始就很荒謬。

全韓國都有分店,「荒謬的生肉」從第一步就讓你感受到尊爵不凡。他主張你無須在意用餐環境、服務品質,只需要全心全意把精神放在「肉」上。

你只要腦袋放空,張開嘴撐開胃把所見的一切吞下去,就是荒謬的生肉的真諦。

好像回到了18歲那年、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無底洞大胃口時期,大家都有這個時候吧?非吃到飽不吃、吃吃到飽一定要回本才罷休。大學畢業後就神秘被封印多年的力量好像突然被解封了。

店在二樓,遠遠的你就能看見店裏頭好像仙境一樣飄著神祕虛無的煙霧,以為來到了煉丹仙人的隱居處。不是,那是滿桌客人瘋狂開吃的戰場迷霧。與其說仙氣,更像是豬豬的靈魂。

正當你為眼前的奇景驚愕住時,突然腳下一滑,難道採到豬肉? 不是,瓷磚地板由於長期身處豬豬靈氣,儘管每天打掃,卻依然像上了蠟一樣油滑,務必小心走路啊。

店員從煙霧中出現,輕快飄緲地帶我們入座,火速送來餐具碗盤沾醬便飄然而去,一切來的又快又荒謬。

管他的,一群人見到此景,早已躍躍欲試!

店內一景。大部分是年輕人,各個擺開陣勢配著啤酒又叫又鬧,歡快的空氣在油煙裡帶來豬豬的香味。

來到取肉區就是前面那張照片的驚人模樣。有豬、牛薄片和三層五花肉可選。拿滿一堆小山不必羞赧,因為這裡是荒謬的生肉!

送上來擺在烤盤中間的大醬湯蠻好喝的。不會過辣,還有點麻香,意外也有點解膩效果。

旁邊附的清爽沙拉是關鍵時刻解膩用,務必抓準時機。

看著烤三層肉、牛肉薄片襯著滋滋作響漸漸變成迷人的淡褐色、誘人的油花帶著香氣撲鼻,歐,我要吃肉!

而且意外的是肉的品質並不差勁! 不是那種毫無誠意的解凍肉。我猜這可能是農產企業的附加品牌?

夾著生菜一起享用,又肥嫩又香甜的豬肉和蔬菜口感交錯,韓國粗暴簡單的美食哲學很容易就帶來滿足。

就這樣吃啊吃啊吃啊吃,毫無意識的沉浸在蛋白質的快樂中,古人們在森林大火裡發現烤肉的快樂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用餐了一個半小時也算吃飽喝足,才300台幣,這已經不是cp值問題,這是荒謬的哲學問題了。

拍著肚皮喝飲料,這時旁邊來了一對與眾不同的情侶檔。南的身著西裝,女的是美麗的小洋裝,男帥女美,卻在約會場合來到這油煙蔽天、喧囂歡騰的地方?

「為啥要來這種地方?」我問旅伴。

這時兩人突然展開行動,分工合作駕輕就熟,男的扛肉、女的裝飯和生菜,不一會早已進入開吃模式,你烤肉、我切肉,手交著手彼此餵食秀,看得我們目瞪口呆。

「你剛剛問我為什麼嘛?」旅伴反問我。

因為這是荒謬的生肉嘛。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