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和樂亭都曾站在東京天婦羅界的頂點。樂亭老師傅仙逝後已成遺憾,便選了近藤,訂的是午餐時段。

店在銀座,電梯直升九樓,狹窄的空間滿是對近藤抱著期待的女士們。

若手兩位,炸台還是近藤文夫先生。手法比起是山居的故弄玄虛,近藤比較閒散些。

一就位兩位若手就竊竊私語:「這貨一個人來啊?」

以吃貨來說這真是至高的讚美了,自然微笑回禮:「外國人嘛一個人也是正常的。」

沒料到我會來這麼一下,他們的羞赧的笑真是太棒的回應了。外國人的特權嘛。

點的是套餐樁,外加薩摩芋。

一番槍蝦頭。脆得剛好,不刺嘴。

中午時段女性客人人氣好高啊,大多是中年女士,全店包括我只有兩男,都是外國人。

車蝦a。先推薦我配鹽。胡麻油香很迷人。

車蝦b。第二隻就有些油了。麵衣些許黏些。

助手們很快來換了吸油紙。這頓下來應該換了七八張。

鮮筍,切了三段。筍的鮮味沒什麼跑掉。

說天婦羅是種高速蒸發水分維持鮮度的東西,大概就是這樣吧。

蓮藕。

比起坐在炸台前,另一側若手們備料區更有看頭。

雖然近藤先生蠻嚴肅的,氣氛沒那麼壓迫,若手們備料還是能稍稍聊天的。

キス。好吃,魚肉酥香。

茄子。麵衣沾得少,多汁清甜。

菜花。不苦,咖資咖資的口感蠻喜歡的。

メゴチ

仔洋蔥。爆甜。

穴子。

到這已經七分飽。雖然不油,但還是沉甸甸的壓在肚子上,驚喜不夠啊。

期待的薩摩芋。光看它在油鍋裡滋滋作響便是享受。

有人會覺得這玩意太厚重了,我是很喜歡。芳香勁脆的麵衣裹著軟嫩濃厚的內餡,也是一番驚喜。雖然後來在新留吃到美味很多的。

食事,選的是蝦仁飯,醬油和鹽稍微漬過再微炸,調味鹹些,但配了白飯那真是欲罷不能。

甜點很無聊,就沒拍了。

食鮮最美當高溫,但久了又失當旬的鮮美。天婦羅正是乘載著那瞬間昇華把握旬味和高溫兩者的料理吧。

這樣一共11000。

近藤不能說很抓住人的心,平穩中抓不到亮點,我想這是純炸物的極限(後來想法被推翻了。)但作為午餐的選擇仍是不錯,可以把晚餐留給更喜歡的店。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