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介系拉麵並不稀奇,但味道如此雜絕神秘的就是列志笑魚油了

老話一句,能在大阪第一戰區福島活下來的都是硬派,事到如今我還是能勾起烈志笑魚油那神奇的味道搭配。

開店時間超級奇怪,硬是要用39,我6:10到已經得等第二輪了。

煮干真是神奇的素材,根本是做實驗失敗意外找到毒品一樣。

不知當年第一位拿去煮拉麵的大師是什麼心態。我強烈懷疑他那天忘了買豬骨。

店裡很寬敞,安排三張椅子給買完食券的客人坐,音響播的是爵士。

店員們都背著感謝。拉麵店制服都馬這個調調,所以飯田商店才獨特。

東京的煮干會用油脂調整滑口感,這兒倒是本位。

老闆店員們人很好,笑臉待客溫馨自然,一上來就讓人心暖暖的真好。

 

豚角煮丼熟嫩軟爛,肉香漬得深刻,確實美味。

肉かけ 800

一個詞,就是「凝縮」

入口時那味道就很驚奇了,裡頭那完整的小魚給人的威壓感極強烈。

整碗湯是純粹的魚味,還有魚粉在湯上漂浮,調味上複雜飽滿,魚干的香味苦味再醬油一襯真是鮮明到要跳出來。

這樣濃厚的煮干風,不是志村坂上的伊吹那種濃郁濃稠,是一種凝縮後迸發的強勁味覺。

吃完可以跟店員再喊聲kusuru就能再加上藥味,再提一層神奇的口感。

算起來這竟然是我第一碗煮干系拉麵,難怪當年很長一段時間不知所以百思不得其解。不能說我很喜歡這類的煮干,煮干圓或是小池都更愛一點,但要再來也是很歡迎的。

 

延伸閱讀

日本150碗特攻全記錄

    吃漢老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